欢迎来到广播资讯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登陆] [注册]    官方微博 | 联系我们 | 关于赛立信
热门电台:

中国之声 西湖之声 广东珠江经济台 中央电台经济之声

 
 
 
  首 页 广播资讯 收听市场 数据发布 广播广告  
最新动态: 全国广播年度盛会丨京东·2018上海广播节拉开帷幕...  [2018-09-28]
当前位置: 申启武专栏
媒介的生态位策略与广播频率的专业化设置
发布日期: 2012-12-05

作者申启武

一、问题的提出

       频率专业化是广播媒介发展的必由之路,这已在广播界和学术界形成共识。在2003年的广播发展年,国家广电总局就提出了加快频率专业化、节目对象化的步伐,意在提升广播媒介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但是就目前各地广播媒介的发展态势看,除少数电台在频率的专业化设置方面基本符合广播的传播要求和市场的运行规律以外,绝大部分电台的频率专业化的运作依然停留在表面,真正意义上的专业频率并不多见。同一家电台的不同频率定位模糊、节目雷同、缺少个性;同一地区两家电台的不同频率的节目同质化现象更是相当严重。因此,恶性竞争屡见不鲜,资源浪费在所难免。当广播媒介同室操戈、自相残杀的时候,报纸、电视这两大传统的主流媒体和日渐兴盛的网络媒体正在步步紧逼,不断蚕食和侵吞其有限的受众市场和广告市场,使得广播媒介本已恶劣的生态环境雪上加霜。当然,竞争是必要的,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的动力。不过,盲目无序的恶性竞争是要不得的。诚如一位广播业界的资深人士所言,只有内部有序竞争,才能从容应对外部竞争。由此可见,如何让广播媒介在一种良性的生态环境中进行有序的竞争,是广播媒介的经营者和决策者的当务之急。
        关于广播频率的专业化问题,一个时期以来,广播界和学术界多有探讨,但是探讨者的理论视野不够宽阔,研究思路过于狭隘。许多见解与构想多集中在受众细分理论和营销学中的目标市场营销理论,意在让不同的频率以不同的专业内容吸引不同的受众、占领不同的广告市场。而且讨论的对象也不是某一地区处于无序竞争或恶性竞争状态中的不同电台的各个专业频率,而是往往局限于某一地区同一家电台处于无序竞争或恶性竞争状态中的不同的专业频率。问题在于,目前国内广播媒介的竞争格局比较复杂,一家电台除本台内部专业频率之间的竞争以外,还会面临其他电台的专业频率的竞争。一般情况下,这种竞争态势在省会城市尤其激烈,因为城市的上空交汇着中央、省、市电台乃至周边地区电台的电波。因此,所谓内部的有序竞争不仅要求某一家电台不同专业频率之间的有序竞争,而且要求某一地区整个广播行业内部进行有序竞争。
        应该说,运用受众细分理论和市场营销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台内专业频率的无序竞争问题,但是台内频率间的有序竞争并不意味着某一地区广播媒介行业间的有序竞争。将频率专业化设置的目光仅仅盯着台内的几个频率,最多只能解决台内专业频率的无序竞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广播频率目前存在的恶性竞争问题。而且受众细分理论与国内受众市场的发育程度还存在着相当一段距离,许多按照受众细分理论设置的专业频率因缺少必要的受众资源和广告资源的支持而又回到综合频率老路的现象比较多见。这或许是广播专业频率之间的恶性竞争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的症结所在。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以为,从生态学的角度,运用媒介的生态位策略对广播频率的专业化设置进行一些思考,或许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二、媒介的生态位策略

        在介绍媒介的生态位策略之前,我们应该对生态位这个概念有一个基本的了解,生态位指的是生物种群在群落中的生活方式和它们在时间和空间上所占有的位置。生态位不只是具体的栖息地,它除了说明栖息地以外,还说明这一物种在这一群落中的营养地位,所需的物理和生物条件以及在时间和季节变化时它们有什么节律性的行为变化,它们有什么食物要求以及与其他生物有什么关系等。也就是说,一个群落中不同物种在形态结构和生活方式上都是不同的,因为它们各有自己的不同的生态位。
       俄罗斯生态学家格乌司利用三种原生动物草履虫在实验室进行种间竞争实验时发现:在同一生存环境中,当双小核草履虫与大草履虫相处时,大草履虫总会灭绝。当大草履虫与袋状草履虫相处时,二者却能稳定地保持共存。原因在于双小核草履虫与大草履虫的食物结构相同,都是以悬浮在培养基中的细菌为食,而大草履虫与袋状草履虫尽管生活在同一试管里,但是它们在空间上处于分离状态,因为袋状草履虫主要以试管底部的酵母为食。这就是生态位现象。根据这一现象,格乌司于1934年提出了生态学上最重要的命题——竞争排斥法则。该法则认为,如果两个竞争种能共存于同一个生存环境之中,那么它们一定是生态位分化的结果,也即它们的生态位之间存在着分化。如果没有这种分化或者生存环境使这种分化不可能,那么,一个竞争种将消灭或排除另一竞争种。生态位分化是由于竞争,竞争个体各自从其部分潜在的生存和发展区退出,从而消除生态位重叠,实现稳定的共存。由此可见,不同生物在同一生存环境中共存的前提是生态位分化,而生态位分化的结果是产生生态位差异,消除生态位重叠。
        万物同理,从生态学的角度考察现代传媒,不难发现,任何一种媒体都必然有其特殊的时间与空间的生态位,亦即有其特殊的生存与发展的土壤和条件,以及它在这一状态下的特有行为和作用,很少有两种媒介能长期占有同一个生态位。”⑵因此,格乌司的竞争排斥法则同样适用于媒介之间的竞争。不同媒介如果能共存于同一个生存环境中,那么它们一定是生态位分化的结果,也即它们的实现生态位之间存在着分化。如果没有这种分化或者它们的生存环境使这种分化不可能,那么一个媒介将会消灭或排除另一个媒介。媒介的生态位分化是由于竞争,媒介竞争个体各自从其部分潜在的生存和发展区退出,从而消除生态位重叠,实现稳定的共存。这是媒介的竞争法则。因此,不同媒介要想在同一生存环境中共存,必须实现生态位分化。由此看来,有人认为媒介的生态位策略的核心是错位竞争是有一定道理的。错位竞争的具体内容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寻找原始生态位。
        原始生态位也叫虚生态位或者叫竞争前生态位,指竞争尚未形成的生态环境。在格乌司看来,生态位是可以选择的。那么,根据这一原理,媒介为了规避恶性竞争所带来的无谓的损失可采取积极的态度,选择适合自身生存与发展的生态位,在一个暂时没有竞争的时空范围里去开拓受众市场和广告市场,主动与竞争者进行生态位分化。由于竞争在这里尚未形成,媒介的市场空间相对较大,生态环境也相对宽松。因此,拥有原始生态位的媒介就等于抢占了市场先机,能够率先赢得受众和广告的支持,从而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生存环境中获取利益。
        2、错开生态位。
       错开生态位也就是指与竞争对手在生态位上产生差异,以避免生态位重叠。一般而言,媒介拥有原始生态位是暂时的。当它在原始的生态位上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后,过不了多久,就会其他媒介挤占进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同媒介在同一个生态位上比拼实力、撕杀搏斗,争夺市场,势必造成两败俱伤。为了避免惨剧发生,一方媒介应该退出市场的争夺战,通过对竞争对手的实力进行深入细致地分析与判断,结合媒介市场的调研,根据自身的优势进行定位创新和内容创新,并利用自身的优势形成自己的个性特点,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与对手进行差异化的错位竞争,实现生态位分化。只有这样,才能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市场。
        无疑,媒介的生态位策略是规避媒介市场恶性竞争的法宝。熟悉和了解媒介的生态位策略一方面能帮助媒介的经营者和决策者站在一定的高度,在充分把握媒介全局动态的基础上去拓宽经营领域、开发媒介市场,使媒介的经营决策和市场行为更具科学性与合理性;另一方面能让媒介通过结构调整与资源整合从所处的生态环境过渡到所需的生态环境,从而使媒介在良性的发展轨道运行。
三、广播频率的专业化设置

        媒介的生态位策略是规避媒介市场恶性竞争的法宝,也是规避广播频率之间无序竞争或恶性竞争的利器。因为广播媒介中的任何一个专业频率都有自己时间和空间上的生态位,或者说拥有自己特殊的生存和发展的土壤和条件,而且土壤和条件不同,其行为和作用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那么,针对目前广播频率无序竞争或恶性竞争的状态,运用媒介的生态位策略指导广播频率的专业化设置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实际上,国内一些电台在频率专业化设置方面的成功实践已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媒介的生态位策略的科学性与合理性。根据媒介的生态位策略的原则和要求,电台的经营者和决策者对广播频率的专业化进行设置时,应该将着眼点放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充分把握业界全局动态的基础上,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新增的专业频率应主动寻找没有竞争对手的原始生态位进入,暂时避免无谓的竞争,从而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时间和空间。我国现有广播节目1800多套,广播人口覆盖率为93.34﹪。每个地市级城市至少拥有两个以上的专业频率,省会城市因省、市两级办台,拥有的专业频率更多,像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杭州、武汉等城市广播频率的拥有量则多达十几个。与此同时,专业频率的规模还在继续扩大。许多电台都把增加专业频率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进行积极运作。新增频率可能会带来不菲的经济效益,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任何一个地区,多一个频率就多一份竞争,多一个频率就多一份风险,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电台的经营者和管理者对媒介的生态位策略没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和把握,省台看市台的交通频率赚钱,就再设一个交通频率;市台看省台的音乐频率红火,也盲目投资、草率跟进,势必导致生态位的重叠,使市场呈现同质化的恶性竞争格局。目前国内的广播频率同质化恶性竞争的现象比较普遍。比如武汉一个城市的上空,竟交汇着三个交通频率的电波,而且经济、文艺、音乐也各有两个频率在这里争抢市场。不光是武汉,同一省会城市拥有两个交通频率或者经济频率的为数恐怕不少。与此相反,深谙广播经营之道的决策者们在专业频率的设置方面则往往从原始生态位里寻找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市场空间。近年来,陕西电台在频率专业化和和广播的产业经营方面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主要是得益于决策者敏锐捕捉市场的眼光。为寻求打造强势媒体的新突破,在对原有的新闻、文艺、经济、交通、生活五个频率进行整体推进的基础上,他们将关注点投向农村这块被媒体冷落的广阔天地。20033月,全国首家的农村频率开播。广大农民欢欣鼓舞,收听热情十分高涨。同时开播的西北第一家24小时不间断播出的音乐频率也在市场上也一炮打响。两年多来,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在2003年、2004年两年由专业调查公司的调查显示,陕西农村广播的综合排名位于陕西广播媒体的前列。节目的收听率、满意度和忠诚度都比较高,而且2003年的广告收入300万、2004年则上升至700万,2005年计划900万。
         所要强调的是,我们在反对盲目投资、草率跟进的同时,也不提倡为逃避竞争而在原始生态位上兜圈圈。原始生态位既要属于市场空挡,又必须具有一定的市场营养。从营养生态位的角度来看专业频率的设置,缺乏受众资源和广告资源的生态位就是缺乏营养的生态位,这种生态位虽然属于原始生态位,但是它不应该成为你的寻求目标。也就是说,新增频率所选择的目标市场应该具有一定的市场容量、消费能力,具有可操作性与可经营性。比如说,像上海、广州、南京这样的城市不仅可以设置财经频率、金融频率,而且会赢利;而合肥、银川、西宁这样的中等城市若设置诸如此类的专业频率肯定会难以为继。原因很简单,上海、广州、南京是金融重镇、商业都会,拥有良好的受众资源和广告资源。合肥、银川、西宁这样的中等城市没有这种优势和条件。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目前国内许许多多经济频率越来越朝综合广播的模式靠拢了,生存的艰难使它们不得以为之。因此,新增频率在寻找原始生态位的过程中离不开科学、规范的市场调研。既要了解对手,又要对受众资源和广告资源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和把握。陕西电台设置农村频率正是建立在市场调研和充分论证的基础之上的,2001年的收听调查表明,陕西电台的听众明显呈现两低一高特征:即文化水平低于全省听众的平均水平;人均、户均收入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农村听众比例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从这里,他们发现,陕西电台的基本收听市场是农村,听众构成主要是农民。当然,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眼下的受众市场空挡,更看重是一个蓬勃向上、潜力巨大的广告市场预测。
         其次,整合频率资源,让不同的专业频率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制定相关政策,在本台范围内,使各个频率在原始生态位中保持相对稳定的发展格局,避免因台内各频率之间的无序竞争所造成的资源浪费;并根据生态环境的变化适时调整频率结构,时刻注意本台的频率与频率以及本台和兄弟电台的频率之间实现生态位的分化。被徐光春同志称为中国广播的希望之光的北京电台从1993年年初到1994年年底,用了两年的时间,先后设置了包括经济、音乐、新闻、儿童、教育、交通和文艺的七个专业频率。起初,由于专业化思路不太清晰,当时所谓的专业化只是处于一种自觉不自觉的状态,频率与频率之间单打独斗、各自为政,节目雷同、重叠现象比较严重。随着对频率专业化认识的不断加深,自1998年以来,他们每年都要召开广播专业化发展研讨会,要求各专业频率确定自己的节目范围,进而制定红绿黄灯原则,对个专业频率进行统一调控,对栏目设置和节目安排加以限制和要求。在此基础上,又发展了有所放弃原则开荒理论有所规避原则,以及后来的圈地原则有所保护原则” ⑹为了更好的利用频率资源, 1998年将儿童频率并入教育频率;1999年根据广大市民的生活需要,设置了生活频率;为迎接奥运经济的即将来临,2002年在原生活频率的基础上,组建全国第一家体育专业频率。2004年根据北京国际大都会的特点和要求,开办国内第一家外语广播频率。2005年又从目前风靡全国广播界的《行风热线》和《阳光热线》等舆论监督类节目中取得真经,充分发挥广播媒介的互动优势,创造性地变经济广播为城市管理广播。因此,北京电台的8个频率一直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2003年广告收入超过3亿元,2004年则接近5亿元。交通和音乐两个频率连续几年创造广播单频率创收全国第一的好成绩。
         虽然说北京电台频率专业化的改革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是他们的改革还主要是针对台内的几个专业频率进行的。相对而言,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改革的步伐迈得更大。上世纪90年代,新组建的东方电台,成为与上海电台平行的省级广播电台。两家电台在竞争中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但是随着传媒竞争的日趋激烈,原有的两家电台在频率设置、节目内容和资源利用方面存在雷同、重叠、低效的现象。两台之间在很大程度上呈现同质化的低层次竞争格局,无法形成合力应对外部竞争。于是,集团决定以整合频率资源、明确节目定位、优化人员配置、打造强势品牌、形成竞争优势为目标,2002年开始进行广播频率专业化的改革,同年七月推出全新版面,对外继续保留两台呼号,专业设置了新闻、交通、文艺、戏剧、新闻综合、金色、流行音乐、综合音乐、财经、浦江之声十个频率。其中,综合音乐频率于2003年又改为经典音乐频率。整合重组后的专业频率定位更明确、分工也更合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频率之间生态位的分化,避免因生态位重叠带来的无序竞争和资源浪费。
        上海文广集团的成功实践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在现行体制下,突破行政阻隔,同一地区的省市两家电台组成广播联盟,并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签订合作协议,从市场定位、节目内容、广告经营、频率覆盖等诸多方面对两家电台不同的专业频率进行规范化的制约,是根除因各自为政、抵触经营所带来的恶性竞争的有效途径。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2004118日,南方广播影视集团挂牌成立。作为国内第一家全省性的广电传媒集团,南方传媒集团从一开始就明确提出走联合发展之路,以省级广电资源为龙头,对全省广电资源进行整合,努力实现省、市、县三级贯通,从而消除影响广电发展长期存在的条块分割、各自为政、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内耗严重、恶性竞争、又松又散、有系无统的体制障碍,并在集团内部实行统分结合的管理模式。目的在于充分调动各级积极性,壮大实力、增强活力、进而提升全省广电传媒的整体竞争力。
        当然,在整合频率资源的过程中,应该避免为实现生态位分化而出现的为专业化而专业化的倾向。专业频率不是象牙塔,诚如上文所言,在目前国内受众成熟度远没有达到纯专业化条件的状况下,过分强调专业频率的细分显然缺乏足够的受众去支撑它的市场基础,所以绝对的频率专业化只能是乌托邦式的幻想。这就要求电台的经营者和决策者在制定政策、整合频率资源的时候将这方面的问题考虑进去。北京、天津等电台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在力避频率分工与定位重叠冲撞的前提下,允许节目的内容与形式有适当的交叉与组合,寻求内容专业化对象专业化的最佳契合点,让频率之间在有序的竞争环境中找准自己的生态位,通过频率的类型化建设实现受众市场与广告市场的最大化,应该是广播频率专业化设置的可行之路。
        第三,保持频率在某个资源位上占有绝对优势,以个性化服务凸现频率特色。应该说,在一家电台内部通过政策约束加大宏观调控力度,使各频率在原始生态位上保持相对稳定的发展格局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问题在于国内四级办广播,四级办电视,四级混合覆盖的经营模式无法避免电台之间的纵向竞争。因此,某一频率长时期地在原始生态位上安稳度日是不可能的。一旦你的频率有利可图,就可能会有竞争者进入。对竞争的双方来说,如果不想落得两败俱伤,就必须在市场上实现生态位分化。如何分化则需要频率在某个资源位占有绝对优势,力争以个性化服务凸现频率特色,与竞争对手进行差异化的错位竞争。具体做法如下:
         1、发挥区位优势,打好本土化运作这张牌
中央与地方各级电台的覆盖范围不同,而不同区域的受众特征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差别。中央台与省台相比,覆盖范围有优势,但其忠实听众相对分散,区位优势不及省台;省台与市台相比,覆盖范围相对较大,但忠实听众不如市台集中,区位优势上有劣势。例如:北京电台在北京地区的听众人数为400万,远多于中央台在北京地区260万的听众群。中央台2001年全国收听状况调查报告中的这个数据就很能说明问题。对于省市两级电台,尤其是市级电台来说,发挥区位优势,通过本土化运作进行本土化服务是凸现频率特色,实现与竞争对手进行差异化的错位竞争的有效手段。当然,在具体地运作过程中,不要把本土化简单理解成地方化,省市台有省市台的本土化特色,其实,中央台也有中央台的本土化特色。
        本土化运作的关键是内容的本土化。它要求频率在节目布局、栏目设置和内容安排方面呈现本土化特色,并能以本土化视觉去审视和表现非本土化的东西,从而最大限度地满足听众对身边的事物关注与了解的愿望。从频率的专业特性看,新闻、交通等频率比较适合本土化运作。以目前正红火的交通频率为例,市台的服务对象自然是城市交通的参与者,那么市台理应紧紧围绕城市交通这个领域与交通、公安及其他有关部门联合,建立一个面广稳定的信息网络,将路况、票务、汽修、运输、气象等方面的信息迅速及时地传递给参与城市交通的人们。而省台的交通频率与市台竞争时,若步其后尘,显然无所作为,应该围绕全省的交通网络做文章,将服务对象锁定在省内交通的参与者,与各地的交通、公安和有关部门联合,组建更加宽广稳定的信息网络,并且分派专职记者进驻各主要城市的道路监控中心及交通要冲,及时播报各地的与交通有关的各种信息。只有这样,省市两家的交通频率才能拉开档次,避免你死我活的恶性竞争。笔者注意到, 在选择受众市场和对节目进行定位时,安徽交通广播就是将目标受众由城市交通的参与者省域交通的参与者延伸,并树立大交通意识,变一元信息多元信息与省会合肥市台的交通广播在一种差异化的错位竞争中实现共存共生、互惠互利的。
        2、以特色化服务为目标,精心打造频率的专业品质
目前,除音乐频率在少数地区出现再次细分的现象外,总体而言,国内广播媒介有限的受众市场空间是不允许专业频率一分再分的。这就是同一地区存在着两家电台在同类型频率上争夺市场的原因所在。当某一频率遭遇竞争对手的侵袭而又必须面对的时候,频率的经营者和决策者在寻求差异化的错位竞争中,应该考虑以特色化服务为目标,精心打造频率的专业品质,去谋取生存与发展的市场空间。
        特色化虽然也注重频率在定位上与竞争对手有所区别,但是更注重节目本身在操作过程中的与众不同,更强调频率整体风格的个性化。它要求频率不断培育自己在特色栏目、特色设置、特色风格等方面与竞争对手的差别优势,以自己的特色形象出现在受众面前。应当承认,由于区位优势上的不足,中央电台的新闻节目如果没有自己的撒手锏,就难以与地方电台抗衡。过去他们一直强调汇天下之精华,扬独家之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并没得到真正的发挥,所以一套节目除早晨《新闻与报纸摘要》在各地拥有一定数量的听众以外,整套节目的收听率始终不是太理想。而经过全新改造于200411日推出的新闻频率中国之声,本着与世界同步,与时代同行的传播理想,以新闻时效第一,探索新闻视野第一,解读新闻全面公正的全新理念,在内容上,把以人为本的主流新闻意识渗透到节目之中,将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作为媒体诉求;在形式上采用的统一音乐、统一语言、统一音效、统一风格的整体包装,使频率特色鲜明,辨识力增强。与此同时,他们不仅改进了传统的老牌栏目《新闻与报纸摘要》、《全国新闻联播》、《新闻纵横》、《晚报浏览》,而且还推出了《第一报告》、《新闻观潮》、《今日论坛》等一批颇具特色的品牌栏目。整体风格庄重大气,体现了国家级电台的风范。开播近两年来,中国之声在各地的收听率成明显上升的趋势,已经具备了与地方台新闻频率相抗衡的实力。
        3、从竞争对手资源位的空缺中寻找进入的机会,建立频率自己的比较优势,并努力使这种优势得以张扬
        一般说来,再成功的专业频率在经营的过程中都无法包揽一个地区的所有听众,这就意味着某一专业频率在资源位上会出现一些空缺,所以试图进入的频率应该对竞争对手的现状进行一番深入细致的分析和研究,尽最大可能发现其资源位上的空缺,在比较中确立自己的经营理念,建立自己的比较优势,并以满足核心受众群消费诉求的个性化服务使这种优势得以张扬。
        中央电台的音乐之声进入北京广播市场时,北京电台的音乐频率在北京地区已有比较强的影响力,收听率一直名列前茅。不过,该频率的节目布局和栏目设置相对传统,属一般音乐频率普遍采用的话说音乐的模式。如果音乐之声以同样方式进入,就很难在北京市场脱颖而出。于是将频率定位为纯音乐频率,由话说音乐模式向音乐说话模式转变,要求主持人每小时内讲话不能超过7分钟。音乐成了表达思想、情绪的主体;少量的解说却成了音乐发言的补充。两家频率虽同样经营着音乐广播,却因生态位分化而实现了错位竞争;所以音乐之声开播不久就很快站稳脚跟。据新生代调查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音乐之声开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北京地区的有效收听率就达31.13。其中46.6﹪的听众平均每周收听超过7次,高达84﹪的听众对节目有超高的满意度。
        总之,现代广播媒介无论是一家电台的不同频率间的竞争还是两家电台之间的频率竞争都不应该停留在要么你死,要么我活这种低层次的恶性竞争。竞争的双方不是一方千方百计地试图挤垮或者吞噬对方,而是在寻求差异,实现生态位分化的过程中,追求共存的、双赢的高层次错位竞争。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在竞争中形成合力,进而共同应对来自异质媒介的外部竞争。
【参考文献】
⑴ 邢煜芝:《企业竞争排斥法的管理学应用》,《企业改革与管理》〔J〕,2000,(12)。
⑵ 邵培仁:《传播生态规律与媒介生存策略》,《新闻界》(J),2001,(5)。
⑶ 刘春花:《媒体求变与生态位现象》,《中国广播》(J),2003,(4)。
⑷ 曾永强:《说农民话的陕西农村广播》,《中国广播电视学刊》(J2005,(6)。
⑸ 邢玉琳:《创办全国首家专业农村广播的理性思考——农村广播听众资源状况及其传播策略》,《中国广播》(J),2004,(1)。
⑹ 降巩民:《服务意识的体现是广播专业化的本质》,《中国广播电视学刊》(J),2003,(2)。
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总编室:《凸显六大亮点,以专业化创造新的优势》,《中国广播电视学刊》(J),2003,(2)。
⑻ 王克曼:《广东广电集团化改革的回顾与展望》,《南方广播研究》(J2005,(3)。
⑼ 申启武:《媒介竞争与生态位的选择——安徽交通广播运营策略分析》,《中国广播》(J2005,(5)。
⑽ 吉保邦:《精心打造中国广播的新闻旗舰》,《中国广播》(J),2004,(5)。
⑾ 栾轶玫:《由话说音乐音乐说话”——关于中央电台音乐之声频率专业化道路的思考》,《中国广播电视学刊》(J),2003,(1)。

分享到:
[打印] | [关闭]
 
行业动态
· 全国广播年度盛会丨京东·2018上海...
· 赛立信发布“2017年度全国广播收听...
· 赛立信2018客户年会|新时代广播媒...
· 人工智能到底给广电带来了什么?...
· 视频同步直播,广播节目也可以这样玩...
· 【我问你答】| 阿基米德CEO王海滨...
· 音频行业创新不足?荔枝说要走短音频和...
· Live It Up! 世界杯让广播...
权威发布
· 2018年09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
· 2018年08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
· 2018年07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
· 2018年06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
· 2018年05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
· 2017年11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
· 2016年8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云...
· 2016年7月赛立信常规收听市场风云...

 

 
友情链接 更多>>

中国广播网 赛立信研究集团 中国市场调查网 中国播音主持网 3SEE网  媒体刊例网 

返回首页 | 电台频率 | 在线收听 | 官方微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广播资讯网-媒介调研行业专业网站,权威收听率数据发布,收听率调查,在线收听
通讯地址:广州市越秀区环市东路334号市政中环大厦17楼 电话:+86-20-22263200  邮件:
media@smr.com.cn
 
粤ICP备11102332号-1